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建设 > 正文
  • 愿做深山“萤火”抚慰人心
  • 日期:2022-04-2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我叫苏补呷,家住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梅子萍乡梅子坪村,是大连民族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也是我们村里第一个本科生。

  9岁那年,我第一次走出大山独自到县城求学,第一次吃到大米饭,第一次学说普通线年我考入大连民族大学少数民族预科班,2018年成为大连民族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一名本科生。

  每逢假期,一回到家,我们家就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许多孩子会拿着不会做的习题来找我帮忙,一来二去,我成了村里的小老师。孩子们的家长也常会到我家中做客。

  我是学校书法爱好者协会负责人,为家乡的孩子们补习功课之余,我会教村里的孩子书法。我对他们说:“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要通过一笔一画的中国字传承下去,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

  2021年暑假,我参加社会实践,在梅子坪村村委会给村里的孩子作一场题为“树立理想,走出大山”的主题宣讲。宣讲结束后,一个小朋友说自己第一次感受到,通过努力,大山外的世界可以与自己如此接近。

  一个名叫沙尔体的小朋友说:“我想成为一名工程师,把村子也建成像大城市那样好。”

  还有一个名叫何康的小朋友说:“自己想当一名火车司机,把火车开到村子,这样就能让村里人不用再坐马车牛车。”

  孩子们这些天马行空的梦想,让我深受触动。我同他们讲,我走出去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走回来,用所学知识建设家乡。

  我至今记得高一那年,国家给每家每户都发了太阳能电池板,让全村百姓告别了松明照明的日子。我觉得那不仅仅是一盏灯、一束光的变化,而是我们村的希望之光。

  走得越远,越明白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意义。我能从大凉山中走出去,也能走回来。我愿做深山里的“萤火”,虽然微弱,但能在暗夜抚慰人心。

  未来我想回到家乡基层工作,为家乡的发展建设贡献力量,做点亮家乡发展之路的一簇“萤火”。

  口述:大连民族大学支教学生 苏补呷 整理: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叫苏补呷,家住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梅子萍乡梅子坪村,是大连民族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也是我们村里第一个本科生。

  9岁那年,我第一次走出大山独自到县城求学,第一次吃到大米饭,第一次学说普通线年我考入大连民族大学少数民族预科班,2018年成为大连民族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一名本科生。

  每逢假期,一回到家,我们家就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许多孩子会拿着不会做的习题来找我帮忙,一来二去,我成了村里的小老师。孩子们的家长也常会到我家中做客。

  我是学校书法爱好者协会负责人,为家乡的孩子们补习功课之余,我会教村里的孩子书法。我对他们说:“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要通过一笔一画的中国字传承下去,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

  2021年暑假,我参加社会实践,在梅子坪村村委会给村里的孩子作一场题为“树立理想,走出大山”的主题宣讲。宣讲结束后,一个小朋友说自己第一次感受到,通过努力,大山外的世界可以与自己如此接近。

  一个名叫沙尔体的小朋友说:“我想成为一名工程师,把村子也建成像大城市那样好。”

  还有一个名叫何康的小朋友说:“自己想当一名火车司机,把火车开到村子,这样就能让村里人不用再坐马车牛车。”

  孩子们这些天马行空的梦想,让我深受触动。我同他们讲,我走出去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走回来,用所学知识建设家乡。

  我至今记得高一那年,国家给每家每户都发了太阳能电池板,让全村百姓告别了松明照明的日子。我觉得那不仅仅是一盏灯、一束光的变化,而是我们村的希望之光。

  走得越远,越明白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意义。我能从大凉山中走出去,也能走回来。我愿做深山里的“萤火”,虽然微弱,但能在暗夜抚慰人心。

  未来我想回到家乡基层工作,为家乡的发展建设贡献力量,做点亮家乡发展之路的一簇“萤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