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 直击灵魂的九条河流你知道几条?
  • 日期:2022-04-2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自然美景我经常想起小时候爷爷家门口那条小河,记得小学的时候每次回老家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跳进那条小河了,清澈的河水,繁茂的水草,数不清的小鱼小虾、泥鳅、螃蟹还有黄鳝。

  为什么多年以后我会对水草造景感兴趣,就是因为儿时的那些记忆太深刻,而现在已经看不到那些美丽的小河了。各种污水流入了曾经美丽的小河,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死寂,散发着阵阵恶臭。

  转这篇文章是为了让我们看到哪些还没有被破坏的河流是什么样的,也是为了警醒世人。

  潘塔纳尔湿地(pantanal)大部分水域中的水是浑浊的(其中生活着水虎鱼),但是有一些清澈的支流从周围石灰岩质的山上流到这片泛滥平原上。“在一个优秀导游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小溪,”罗戈说。

  “这是一次终生难遇的经历,潜入这异常清澈的冷水中,然后再进入那浑浊而烫热的主河道中。然而,几乎不可能进行拍照,”罗戈说,“小溪中氧气或其他溶解气体的浓度极高,不到几秒钟,相机的圆形玻璃防护罩上就覆盖了一层气泡。

  因而我不得不这样拍照:在湍急的水流中拿稳相机,接着将气泡冲掉,随后就拍摄一下……然后再重复这个过程。”

  潘塔纳尔鼠是一种鱼类,生存条件为水温25~28℃,pH值6.0~8.0。

  这只来自潘塔纳尔湿地的鼠鱼,公鱼的腹鳍会拉长、身上的迷宫状花纹也会更加明显!

  怀科鲁普普泉(te waikoropupu springs)是新西兰最大的淡水泉区,也是南半球最大的冷水泉区。据罗戈说,经测量,这里的泉水是最清澈的水域之一。

  罗戈将照相机固定在杆子上,拍摄了这张照片。他没有跟水接触,因为无论如何都不允许碰一碰其中的水,这都是为了保护那里的水质和文化遗产。

  “对于当地的毛利人来说,怀科鲁普普泉是一个宝库,也是一个在文化和精神上受到高度重视的圣地,”罗戈说。

  他还说:“作为一个欧洲人,看到人们对水如此崇拜,真的感到非常吃惊。对于我们来说,水就是用来发电的,或者是用来承载废料的,或者说不知道可以用来做什么。”

  瑞士摄影师米歇尔·罗戈拍下了这张乌拉雅溪流(wadi wurayah)的图片,这条溪流位于阿联酋富查伊拉地区。该图片是“淡水项目”的一部分,所谓的“淡水项目”就是:罗戈要在四年的时间里努力记录下世界上的30条河流。

  英语中的“wadi”就是“沙漠溪流”的意思,这样的溪流通常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是干涸的。在拍摄这张图片时,罗戈在干旱的环境中徒步穿行了好几英里,然后因听到了水流动的声音而感到大为吃惊。当他走到近前时,发现这条溪流只不过才几百英尺长,随后河道中又变为尘土了。

  “当溪流中的水完全消失之后,这里的鱼类仍然能够存活下来,然后等再次有水之后,那些鱼类就又出现了!没有人知道那些鱼是如何生存下来的,”罗戈说。

  罗戈还说:植物在溪流周围会迅速生长起来,从蛇类到花豹等多种动物都会来到这里饮水并寻找猎物。

  在阿联酋,罗戈和一些当地的学生摄影师们将他们从乌拉雅溪流处拍到的照片进行展览。“可是,当地人不相信这些美景来自他们自己的国家,”罗戈说,“对于那些当地人来讲,这里的水很可能比油更有价值!”

  到目前为止,罗戈为自己的“淡水项目”拍摄了大约20条河流,目的是:拍摄美丽的画面,教育公众并使他们了解保护淡水的重要性,这也正是每年3月22日——“世界水日”的宗旨。

  罗戈告诉《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新闻栏目组的记着说:他专门进行淡水拍摄已有25年。他从不潜水拍摄,相反,他的绝大多数照片都是站在岸上通过遥控照相机拍摄的。“我要尽力快速操作,以捕捉不同淡水区域的精髓,”罗戈说。

  罗戈称,全世界的淡水栖息地正在面临着许多威胁,但是仍有不少东西有待我们去发现。“每次外出拍摄,我总会发现全新的景致,”罗戈说。

  几个月之前,罗戈来到巴西的潘塔纳尔地区(见上图),拍摄那里的喷泉、小溪以及穿过世界最大湿地的河流。

  他考察了博多科纳国家公园(serra da bodoquena),在那里他将照相机对准穿过石灰岩的清水。“我发现了一片水下雨林,太漂亮了,令人惊讶!”罗戈说。

  他指出:这个地区相对受到了较好的保护,对于生态旅游者和探险旅游者来说,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浮潜胜地。

  当罗戈来到俄罗斯堪察加半岛上的奥焦尔纳亚河(ozernaya river)之后,他看到大约有20头棕熊在捕捉红大马哈鱼。那头雌熊及一些较小的熊对他的遥控相机进行攻击,撞得相机到处乱跑,并且啃咬相机的防护罩。“

  但是,一头较老的大块头雄性棕熊(见上图),成为很棒的模特,”他说。罗戈称,他压根儿没有接近那头占有支配地位的熊,但是在岸上的安全距离处也能够利用照相机记录它的自然行为。罗戈把这次拍摄称为“一生中独有的经历”。

  罗戈也曾经将镜头转向他自己的国家——瑞士的韦尔扎斯卡河(verzasca river),这条河流经瑞士阿尔卑斯山南部的韦尔扎斯卡山谷。

  “在几百万年的时间里,韦尔扎斯卡河在岩石中切开一条通道,使岩石面变得平滑而光亮,”罗戈说,“其中的水清澈透明,深达10米(33英尺),即使在夏季,水温也很低。”

  尽管罗戈通常利用遥控来拍摄图片,但这是他罕见的一次破例,在潜水中拍摄了这张照片。这一天,是他60岁大寿过后的第二天。

  在巴西的亚马逊盆地,一头亚马逊江豚在内格罗河周期性冠水森林(rio negro igapo)中猎鱼。该地区的森林季节性地浸泡在淡水中,有时一次存水就长达六个月之久,水生生物及营养成分的流入对于野生动物来说是件幸运的事。

  “水的红色和酸度是由于像单宁之类的酸性有机腐殖物质溶于水后造成的,”罗戈说。

  许多树已经适应了,在存水期果实产量最大化,并且利用这个机会来散播种子。鱼类食用果实,然后将种子排泄到其他地方;江豚、蛇类、猫科动物以及其他的肉食动物以这里的鱼类为食。

  英国汉普郡的伊钦河(river itchen)是该国南部的系列溪流之一,那里因以假蝇为诱饵的垂钓而著称。溪水中生活着多种植物和昆虫,特别是拥有蜉蝣、毛翅蝇和石蝇,是鲑鱼和河鳟的栖息地。

  “然而,即使这些溪流美丽异常,人们也曾经犯下错误:伊钦河的某些河段曾被改造成渠道,”罗戈说,“现在,伊钦河的许多河段已经复原,河中的动植物多样性也很快得到恢复。”

  姆禄国家公园(taman negara gunung mulu)是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的一处国家公园,位于婆罗洲岛上。该国家公园距离文莱边界很近,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名录中的世界遗产区。

  巴西博多科纳国家公园下面的这块石灰岩因受侵蚀而溶解,形成了许多洞穴,其中之一就是安呼玛斯深潭(abismo anhumas),深达236英尺(72米),洞穴中大部分空间充满着清澈的水。

  喜欢探险的生态旅游者们可以沿着绳索滑到洞穴中,然后在这独特的构造中进行浮潜或水肺潜水。

  当罗戈来到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北落基山区(northern rockies)时,他发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带有一个河狸巢穴。为了利用遥控照相机努力拍到一张好照片,他花了五天的时间。

  这个河狸巢穴有六个出口,河狸总是避开距离照相机最近的那个出口。但是,他凭着自己的耐心,终于有所收获。

  在瑞典拉普兰地区的阿莫阿尔文支流(umelven tributary)钓鱼时,罗戈注意到那里河蚌群集,密密麻麻。第二天,他带着相机和水下防护罩返回来。

  罗戈称,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河蚌受到越来越严重的威胁,因为河蚌往往对于污染以及其他的生态变化很敏感。如果不受干扰的线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