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 1981年杜聿明临终前质问郭汝瑰:你究竟是不是的卧底?
  • 日期:2022-04-22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出狱后的杜聿明,见到了昔日与自己共事的郭汝瑰,两人的一番聊天,勾起了杜聿明的过去回忆,杜聿明在想,解放战争时期的郭汝瑰,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么,杜聿明为何要这样质问郭汝瑰?面对杜聿明的质问,郭汝瑰是如何作答的?

  本期文章就带大家了解事件的真相,新来的朋友点个关注,既方便浏览往期精彩内容,又不错过最新的内容分享。

  。在上世纪40年代,只要一提起郭汝瑰,便会想到他是蒋介石的嫡系军官,是蒋介石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就连大郭汝瑰几级的司令都要听他的命令。

  郭汝瑰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善于隐藏自己,在内,他唯蒋介石的命令是从,恳实做事,很快便取得了蒋介石的信任,成为蒋介石的左膀右臂。

  我认为不能让郭汝瑰担任厅长一职,我觉得此人有问题,我怀疑他是中共派来的卧底,我们需要调查清楚。

  “你怎么能怀疑郭汝瑰呢?这可是蒋委座最为信任的人,如果他都不可信,那就没有可信的人了。

  。得知郭汝瑰上任的杜聿明公开表示,自己以后的作战指挥计划不会让郭汝瑰知道,如果郭汝瑰知道了自己的计划,他就要换方案执行。

  。为了解救黄伯韬兵团,蒋介石与顾祝同、郭汝瑰、杜聿明等人召开了会议,会议中,郭汝瑰在台上侃侃而谈,提出要了一个计划,他说,“

  会议中的杜聿明不支持郭汝瑰的计划,他认为应该先让黄伯韬兵团撤离,于是,对于郭汝瑰的发言,杜聿明多次打断并加以讥讽,令杜聿明无奈的是,蒋介石对郭汝瑰的作战计划表示赞同,并在会议上严厉批评了他,最终的作战计划便按照郭汝瑰的方案进行了。

  中,给出了解答,他在这篇文章中写道,自己很是后悔,后悔未向蒋介石说明自己对郭汝瑰的看法,从而使蒋介石的意见被郭汝瑰左右,陷军队于全军覆灭的危险之中。

  ,杜聿明率领的军队几乎被全军覆灭,这一日,杜聿明站在破败的废墟中,看着的大军压了过来,绝望不已。

  ,令他讶异的是,并没有对他实行严刑拷打,也没有在物质上亏待他,这让他心里渐渐地改变了对的看法。

  ,中共中央表明,要让监狱里的战犯通过劳动改造自己,表现突出的战犯可以减刑期、提前释放。

  ,杜聿明因在劳动改造中,表现优异、突出,中央予以特赦,他的名字被列在首批释放战犯名单上的第一位。

  ,周恩来在与他交谈时,谈到了前途问题,周恩来问杜聿明,“之后的你有什么打算?”杜聿明回道:“总理,我想留在大陆,为祖国做贡献。”

  对于杜聿明的回答,周恩来点点头,并说,“我知道你与台湾中的人有些联系,可以做点工作,不要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告诉国家,要相信党和国家。”

  周恩来的一番话,令杜聿明感动不已,这也让他在之后的日子里,开始为祖国统一大业到处奔走,

  文章内容大多以海峡两岸的和平为主,他在文章中经常劝告台湾的亲友,让他们回到大陆,投入到祖国统一大业建设中,他的文章和电台讲话,激起了台湾人民的不少反响,使不少人前来中国大陆投诚,为海峡两岸的和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见到郭汝瑰的那一刻,杜聿明惊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了,郭汝瑰显然也看到了杜聿明,他忙走上前与他打招呼:

  郭汝瑰回道:“聿明兄有所不知,早在1949年初,我便看到了蒋介石大势已去,于是,我便向投诚了,我现在的待遇就是投诚军官的待遇。”

  郭汝瑰摇了摇头,对杜聿明说,“哪能啊,我要是卧底,岂不是大功臣,怎么说也不会只是个政协委员。”

  对于郭汝瑰的话,杜聿明并没有全信,他有些将信将疑,打算等到这次会议后再去考量郭汝瑰说的话,究竟正不正确。

  ,并通令宜宾、乐山等多县、市起义,他的这次起义使蒋介石的军队,在成都失去了最后的一道屏障,彻底的破坏了蒋介石“川西决战”的计划。这天,远在台湾的蒋介石得知消息后,气愤不已,骂道:

  ,并召开了欢迎大会,之后,郭汝瑰还向解放军支援了各类和物资,使解放军士气大涨,将蒋介石的精英军队逼退西康,

  鉴于郭汝瑰的投诚表现优异,中央下达命令,对于投诚的郭汝瑰不实行关押,并享有公民权、选举权等权利,允许他参与到国家的政治中。在这之后,郭汝瑰便投身于新中国的政坛中,为新中国的建设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他先后担任了川南交通厅长、南京学院战术教授会教员、江苏政协委员等职位。

  看完手中的资料,杜聿明更觉得郭汝瑰不简单了,但各种资料都显示,郭汝瑰确实是蒋介石的嫡系军官,不是的间谍。之后,为了进一步确认郭汝瑰的身份,杜聿明开始向身边的政坛朋友打听,每当他提起郭汝瑰的时候,他的朋友便会异口同声的回答,郭汝瑰是那边投诚的军官。

  此时的杜聿明,身体情况日渐下降,经常去医院疗养。杜聿明得知郭汝瑰加入的消息后,从病床上坐起,对身边的陪护人员说,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快去给我拿纸笔来,我要写信。

  之后,郭汝瑰收到了杜聿明的信,信中,杜聿明说明了自己的身体情况,并问郭汝瑰能不能过来和自己聊一聊,自己想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看完信后,郭汝瑰立马起身前往杜聿明所在的医院。

  此时的杜聿明躺在病床上,被病痛折磨得骨瘦如柴,郭汝瑰看了后心里有些难受,他走到病床前时,杜聿明对他笑了笑,并问了一个问题:

  郭汝瑰回答:“我早在1928年便加入了,之后便被派往到了,成为了一名特务。”

  得到答案的杜聿明笑了笑,对他说:“看来我的怀疑一直是没有错的,只可惜,当时没人信我的话。”

  杜聿明回答:“我的直觉而已,有一次我去你家,一走进客厅便发现了沙发上的补丁,我觉得很讶异,因为你的家竟比我家还寒酸。这不符合军官的作风,于是,从那以后,我便一直对你有所防备、有所怀疑。”

  对于杜聿明的这个疑惑,郭汝瑰做出了解答,他说,之所以不直接公开自己的身份,是因为工作上的需要,蒋介石败逃到台湾以后,大陆与台湾始终处于分离的状态,自己投诚军官的身份,可以挫败台湾分子的气焰,并且可以在海峡两岸活动,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做出贡献。

  得到答案的杜聿明满意地笑了笑,他嘱咐郭汝瑰好好照顾身体,并聊了些其他的家常话,两人如同多年未见的挚友般,聊了许久才结束这次会话。

  黄埔嫡系郭汝瑰,经日本士官学校和陆大深造,曾任参谋部作战厅厅长的郭汝瑰将军,带着的最后本钱,即七十二军,在宜宾阵前‘归队’,并瓦解了国军的最后布置和士气。

  除了台湾的媒体报社,美国媒体也曾评价过郭汝瑰的事迹,美国的报纸上曾刊登过这样一篇文章,文章名为:

  郭汝瑰以国防部作战厅厅长的身份,为国府‘运筹帷幄’之中,却让中共决胜千里之外,真是匪夷所思,一大讽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